小庄的爱情

编辑:admin

小庄的爱情

鸬口逃生 王慧/摄

□叶清河

最近村里来了个城里的女人,据她自己介绍说,她叫刘芳,是文化局的文物研究员。刘芳来村里,其实就是来小庄的家,她想研究小庄家的家具。

小庄家的家具,都是他和父亲自己做的。小庄的父亲老庄,当年是乡里远近闻名的木工,做得一手绝活,整件家具不用一颗铁钉,只靠榫子来组接,最后还要进行雕花,什么龙凤、花鸟、神话人物都能雕,一件家具做下来,既耐用又好看。那时候人们新居入伙、新婚喜庆要添置家具,找的都是老庄,可排着长队,早早就要预订呢。

可是,如今社会发展了,人们要添置家具,就很少有人再找老庄了,都时兴到镇上、到县里去买现成的。老庄家的生活,就渐渐艰难了。但老庄还是痴迷于做木工活,并且希望小庄能够传承下去。那些年,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,小庄也想到外面去闯闯,但老庄就是不答应。最后小庄拗不过,只好留下来学做木工。也是家里的条件实在不好,把小庄的人生大事也耽误了,到如今已经三十四,还是单身一个。

然而,怎么也没想到,这木工活会引起城里文化人的重视。听刘芳说,她研究了这木工活之后,还要写成文章登在报纸上,希望能够挽救这门濒临消失的手艺活。刘芳不愧是城里来的人,身材高挑皮肤细白,为人又有礼貌,见谁都笑眯眯的。村里人都说,谁要是娶了这个又漂亮又大方又有文化的女人,那真是一辈子都享不完的福了。

那时候,刘芳几乎天天来。老庄老了,衣钵已经传给小庄,刘芳来了,就和小庄待在一起,看小庄利索地锯、刨、钻、凿,绘制每件家具的制作图纸,偶尔还会为小庄打打下手。有刘芳在,小庄感觉到从来没有的快乐,他做得很用心,做出来的家具,就特别好用好看。

刘芳还感慨地说,这木工活是一门民间手艺,现在很多的民间手艺,因为没有传承人,都渐渐消失了。而这些手艺一旦消失,就几乎无法再复活了。因此,刘芳鼓励小庄,要把这木工活坚持做下去,为这门民间手艺做好传承,同时也为民族的文化做好传承。

小庄没想到自己从事的工作,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意义,他也动情地对刘芳说,我一定会做好这木工活,传承好这门手艺的。

待了三个多月后,刘芳的研究文章写成发表了。老庄的木工活,很快就引起了市电视台的注意,记者打来了电话,表示希望给小庄和他的木工活做一期节目。刘芳回城的那天,小庄在家里杀鸡杀鸭,好好地款待了刘芳。

席上,老庄说,姑娘回城了,可别就忘了我们呀,有空的时候,带上丈夫和孩子回来玩啊。

刘芳一笑,说我还没结婚呢。

老庄说开了,也不顾忌了,只说,看你也不小了呀。

刘芳说,是不小了,不瞒你说,三十二了。

老庄叹口气,说我们小庄,三十四了,也没结婚,到如今都没个女人看得上呢。

刘芳看一眼小庄,说小庄哥人老实,又有这么一门手艺,怎么会没人看得上呢,我就觉得他挺好的。

小庄听着,心里喜滋滋的,想说什么,却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得低了头吃饭。

刘芳走了,小庄的生活,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。可是,脑海里却总是禁不住地,就浮起美丽的刘芳来。老庄也看出来了,说去城里找她吧,她不是留了地址吗?

小庄就来到了城里,找到了刘芳。刘芳很高兴,请小庄去餐馆吃饭。吃到半途,小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布包,一层层摊开包着的布,原来是一个手镯,晶莹透亮的。小庄很不好意思地把手镯递给了刘芳,说这是我妈留下来的,送给你。

刘芳吓了一跳,说这么贵重的东西,怎么送我了?

小庄憋红了脸,说我妈临终前留下这手镯,就是让我送给媳妇的。

刘芳说,那你就等娶媳妇的时候,送给你媳妇呀。

小庄有些急了,说你那天不是说了,你到现在还没嫁人吗?

刘芳就不高兴了,说我是没嫁人,可跟这个有什么关系呢?

小庄说,怎么没有关系呢?你大老远地从城里来到我们家里,我们处了那么长的时间。那天你还说,你觉得我挺好的呀。

刘芳真是哭笑不得,说我这不是要做文化研究吗?我看上的是你家的木工活,我想挖掘更多的民间手艺,让它们都得到传承和发扬。

小庄不明白了,说就这样?

刘芳说,就这样呀……

小庄的爱情,就这样结束了。他悻悻地回到了家里,可心里却始终还是想不明白。第二天一大早,小庄就收拾了行李,再次离开了村里。临行前,他给老庄留了一句话:我再不做木工活了,我要到城里去打工。

(《小庄的爱情》由金羊网为您提供,转载请注明来源,未经书面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。版权联系电话:020-87133589,87133588)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