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舍的北京,道不出的爱(3)

编辑:admin

老舍的北京,道不出的爱(3)

   

老舍的北京,道不出的爱(3)

  老缸瓦市教堂大门(上图)与2019年的缸瓦市教堂(下图)。  

老舍的北京,道不出的爱(3)

  老舍在伦敦时。  

老舍的北京,道不出的爱(3)

  结婚照  

老舍的北京,道不出的爱(3)

  结婚纪念信物  

老舍的北京,道不出的爱(3)

  早期北京饭店建筑变化。  

老舍的北京,道不出的爱(3)

  早期北京饭店建筑变化。  

老舍的北京,道不出的爱(3)

  老丹柿小院(图)与2019年的丹柿小院(现名老舍纪念馆)。  

老舍的北京,道不出的爱(3)

  老丹柿小院与2019年的丹柿小院(现名老舍纪念馆)。  

老舍的北京,道不出的爱(3)

  老舍全家福。  

老舍的北京,道不出的爱(3)

  原北京人艺排演厅,老舍常到这里看排演。  

老舍的北京,道不出的爱(3)

  现北京人艺大门及首都剧场。  

  6 缸瓦市教堂:成为基督徒

  缸瓦市教堂为英国伦敦会于1863年所建。英国伦敦会是近代最早到中国,也是最早到北京传教的西方宣教团体。教堂位于今天的西四南大街57号,西四丁字路口往南不足300米。尽管从传统驻防分布范围来说,缸瓦市教堂属于镶红旗,不过只偏离原正红旗辖区一点点,距老舍出生地的小羊圈胡同非常近。

  如果从小羊圈出发步行至缸瓦市教堂,大约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。青年老舍此前或许多次经过缸瓦市教堂,都未曾与之发生关联,直到1922年夏天的特殊机缘,他才第一次踏入缸瓦市教堂。

  最初,老舍在铭贤小学中负责教务兼修身与音乐课。在教学工作之外,他还参加了教堂附设的英文夜校补习英文。在师范学校读书时,英文曾是老舍不感兴趣的学科,成绩一般。但此时老舍感到需要全方位地武装自己,丰富学养以适应社会的需要。他的两位满族朋友舒又谦和赵希孟这时都在基督教青年会担任干事,经他们介绍,青年老舍报名参加了缸瓦市基督教堂举办的英文夜校。在夜校学习的这段时期内,他结识了夜校的主持人,也是教堂的负责人宝乐山。不久,又加入了宝乐山组织的率真会和青年服务部。宝乐山,北京蒙八旗旗民。1921年由伦敦大学神学院毕业回到北京,主持缸瓦市基督教堂教务。在与宝乐山长期的接触中,老舍与之逐渐成为好友,并且受到宝乐山的感召,在1922年夏受洗加入了基督教,成为一名基督徒。

  回京后再执教

  加入基督教之后的青年老舍,先向京师学务局递交辞呈,辞去了优厚的京师郊外北区劝学员的工作。其后又补了好友罗常培的空缺,应聘至天津南开中学担任国文教员兼班级辅导员,为期半年。于是自1922年9月至1923年2月期间,老舍的足迹短期离开了北京。1923年初回京,当年夏天,罗常培在京师第一中学代理校长,特邀请老舍前来任教。老舍到北京一中后,教授国文、音乐与修身等课程。老舍先生教国文,不是硬邦邦地囿于一篇古文而字斟句酌,有一次,老舍先生教授诸葛亮的《出师表》,把文章讲透之后,又谈起京剧里的诸葛亮来。如此讲课,使学生们大开眼界,直呼“先生真神人也”!

  7 燕京大学:留洋前补习

  1923年初,老舍由天津南开中学回到北京后继续在教会服务。这一时期,他结识了在燕京大学任教的英籍教授易文思(Robert Kenneth Evans)。易文思教授既是燕京大学西语系教授,同时也是伦敦会派往北京教会服务的一名传教士。在他的帮助下,老舍得以在此时期业余时间进入燕京大学旁听英文。

标签: